国际米兰阵容1998
您好!歡迎訪問【濟源市非公企業黨建網】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關于我們 | 濟源市人民政府 
 首 頁   濟源之聲   玉川先鋒   企業采風   黨建園地   學習園地   濟水百花園   崢嶸歲月   服務之窗   視頻天地   通知專報   關于我們
珍珠泉
春野薺菜
編輯日期:2017-03-15 09:51:51  作者:劉帆    閱讀次數:

這次住院回來,父親說他記性已不如前,也不能再爬太高的樓梯,身邊離不開人照顧了。而我們住的樓房均高,就給父親找了一個小院子,由哥哥陪著一起住。


印象中,父親的身體并不算好,一直有氣管炎,冬天咳嗽得厲害。記得二姐說過,多遠聽到戛戛的咳嗽聲,就知道是父親來了。我也好像記得父親說過,有算命的說他能活過六十歲就算萬幸。但父親今年已經八十歲了。我們做兒女的心中暗自高興。

昨日去看父親。“我記不住事了,把工資本兒交給你哥保管了。住院期間你墊的錢讓你哥給你。”父親絮絮叨叨地說:“這次住院,以及這次搬到這兒住,感覺到你們對得起我了。就拿這次鋪的床,你家小華自己也有病,還來忙前忙后的,床鋪也睡著軟和。”父親這樣說話,真的覺得父親是老了,有一種老還小的幼稚在言行里。


父親又拿出《老年春秋》雜志,翻給我看,指著其中的一頁,說春天正是吃薺薺菜的時節,能涼拌著吃,也能包餃子吃。我對父親說,這些他都吃過。父親卻堅持說他沒吃過。我心里一酸。父親是忘了呢?還是真沒吃過?我不敢肯定。我們自己跑著挖野菜,薺菜、面條菜、野小蒜、丁崗苗、臭花菜、白蒿苗、蛤蟆草等等,自己輕松能吃到的東西,以為父早就吃過了。但父親也可能真的吃不到。母親離開我們已經八九年了,父親一人漂泊,其實住到哪個子女家,都不再是有母親在時的家了。母親走了,不是子女沒有家了,而是父親基本上沒有家了。父親一人住在誰家,都只能算客居。想到這里,我的心里突然有些難受,莫名的傷感。

昨夜微信聊天,聊到父親想吃薺菜,朋友說他家還有薺菜餅,明天可以讓我先送給父親吃。我表示感謝。并把前幾天挖的白蒿苗也收起來,明天一塊兒給父親送去。早上起來,天氣預報中的小雨,比實際來得更小。剛剛灑濕地皮吧。雨不大,覺得也不會下大,我就想去給父親挖點薺菜。

臨時約二三好友,一起出去走走,并順便挖些野菜。其中有沒有去過思禮澗北步道的同行者,于是就臨時決定去走澗北步道。步道是砂石路,稍許泥濘,但還不影響走。也許是下雨的緣故,步道上只有我們幾個人,空曠而寧靜。空氣中甜絲絲的,是植物的清香味,不由得深呼吸。桃花時不時地,在整面山坡或拐過彎的山谷里,或燦爛,或乍現,驚艷了春風,靚麗了雙眼。



這條六七公里長的步道,從澗北村北,雙峰山下,繞過老鴉寨,直往對面的官帽山蔓延。路面起起伏伏,高高低低,上上下下,不呆板,不單調,不僵硬。走這樣的路,很輕易就會把人身上的快樂因子釋放出來吧?反正大家都很快樂!我運動,我健康,我快樂!耶!
上次與單位數位同事走,只走到老鴉寨,后邊的路再沒走過。于是大家摸索著走,向對面的官帽山。想不到這條路竟然一直修到官帽山的山腰處,并蜿蜒曲折而下,不知所終。已走了七八公里,饑腸轆轆,不宜再走,就站定遠眺,欣賞山景,稍事小憩,然后原路返回。

橫看成嶺側成峰,遠近高低各不同。用這句說濫了的話,更能表達爬山觀景的感受。在澗北看雙峰山,兩峰錯落,一高一低,并不太出彩。而站在官帽山的半山腰看雙峰山,雙峰并峙,一模一樣,一般高低,端莊俊秀,令人嘖嘖稱奇。老鴉寨立身西北不遠,幾乎與雙峰山并列,峰頂廟宇林立,共長天一色。從這個角度看老鴉寨,卻是一張留著一抹山羊胡子的面孔。向西南望,峰巒疊障,線條流暢,柔和細膩,如一幅洇洇的水墨畫。東面山嶺是一張笑哈哈的人臉,細看大大的額頭,竟又是一張人臉。往西鋪排開的山系,形態各異,一樣可以讓人生發無從想象。這些山嶺,估計是上次在五指山上往東遠眺看到的山吧,形神皆似。
返程途中,見山洼里一株少見的紅色桃花,與長見的粉白桃花迥異。物以稀為貴,我們長久地凝視,觀望,拍照,想把那一樹獨特的紅,順著春風拉過來,染紅這春天,染紅我們的王屋山濟水源,染紅愚公家人的好日子。看來路,竟然發現一條羊腸小道,與大路并行,向山口并攏。遂走小路下山。

岔路口,有一小廟,廟為龍王閣,不大,一立米多吧,但精致,肅穆,莊嚴。墻壁,宇頂,屋脊,皆刻石而成,線條柔和,靜默而又凌凌然,似錚錚然有金石聲。仔細觀察,內壁有字,字跡整體端莊大方,秀氣俊朗。可惜有部分已經模糊。似由山根立城村所建。廟后有一山泉,石槽內水不旺,終端的石盤里貯滿了水,一小盆的樣子。不遠處有一柳樹,嫩芽兒剛拱出,似透著無限生機。看來,廟因水建,水因廟名。世上的事情,山水與人文,世間與出世間,物質與精神,很難說誰化育了誰,誰成就了誰。混沌為一。

沿路已經挖了一些野菜,但并不多。路遇二位村民,說可到山下的荒地里挖,很多。林地里也可,并沒有打農藥。于是,到引沁濟蟒渠下的地塊里,果然薺菜青青,心中更悅,足可讓老父朵頤了!欣喜中狂挖一氣,直到把袋子挖滿。回去,把一袋子野菜盡皆給父親留下,交待哥哥:擇凈,浸泡,開水焯一下,切碎,拌勻雞蛋,包薺菜餃子,讓老父親吃個盡興。



看手機健身記錄,今天已走了十五六公里,微微有些累。但從父親那兒出來,心里卻無形中好受了很多似的。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。人老的時候,活力不再、行動受限,兒女就是老人的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兒女們輕輕松松的一舉手、一投足,就是父母心中實實在在的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、法。人活世間,大丈夫要胸懷家國天下,但瑣碎日子里屑小的親情、愛情、友情等,也如春日桃花,終灼灼其華。
春行澗北,行得其所。
打印本頁 || 關閉窗口
 上一篇:精準
 下一篇:燃燒吧,濟煤青年
国际米兰阵容1998 巴西森宝APP 神龙宝石头奖试玩 银弹一词的由来 幸运农场走势图数 香江梦工厂小说 堂吉诃德的财富送彩金 广东36选7第开奖结果 街机捕鱼大亨hd 富裕人生援彩金 qq飞车冲锋战神 英超富勒姆vs布莱克补赛 喜乐彩开奖号码